人民网炮轰17家电商违规卖药,宠物照片竟能通过处方审核!

网售处方药遭遇致命打击?

  

昨天(6月25日),人民网发表文章《360健康、平安好医生、叮当快药…你们出来解释一下!》质疑网上药店、第三方平台“处方制”可谓形同虚设、不限量且存在商业促销等问题。

 

上述报道称,在近日对20家网上药店和提供药品交易服务的第三方平台进行的调查中发现,有17家可购买处方药

  

同时,人民网用宠物狗照片当处方,竟也能成功下单;最低10mg就可能导致儿童死亡的硫酸阿托品片,无需处方就能一次性网购多瓶。

 

上述报道同时提出疑问——网上药店“满减”“打包购买” 处方药是否合理?

  

事实上,尽管网上购买处方药有其价格更低、更加便利,且容易找到货源等优点,但,因为安全风险大等原因,药监部门一直没有放开对网售处方药的限制。而在其背后,相关利益方的博弈也从未停止。

  

可以看到,在《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仍保留了“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的规定。尽管如此,还是有业界人士乐观估计,未来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还有机会通过自建网站等形式网售处方药。

  

而人民网此次高调发文揭露网上药店、第三方平台存在的安全隐患,无疑给本来就难以落地的网售处方药一击重击,其前景也更加不乐观了。

  

痛点曝光

网店、第三方平台面临整治风暴

 

  

事实上,违规向公众网售处方药,已造成了严重后果。

  

人民网报道显示,2018年11月,22岁的上海女孩马晓晓(化名)网购处方药“秋水仙碱片”过量服用后死亡。

  

同年5月,一个21岁的江西女孩段鑫(化名)也因同样的原因抢救无效死亡。

  

资料显示,秋水仙碱片是处方药,主要用于通风性关节炎的急性期发作,副作用极大,每天的服用量不能超过6mg。

  

相关报道显示,段鑫将该药用于镇痛,生前陆续服用了198片。而马晓晓也在根本没有处方的情况下网购18盒秋水仙碱片。

  

人民网认为,秋水仙碱的悲剧之所以重复上演,与电商未按照规则,凭处方销售处方药有直接关系。

 

进一步调查显示,20家下载量较高的网上药店和第三方平台中,除“寻医问药”无购买选项、“春雨医生”和“快方送药”搜索不到处方药外,其余17家均可购买处方药,不但审方系统行动虚设,而且还有如“360健康”等平台针对处方药进行促销活动。

 

这些无疑为超说明书用药、超剂量用药,导致用药安全问题,埋下了隐患。

  

事实上,由于网络销售难以保障用药安全,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监管部门对直接面向普通患者的网络售药的限制从未放开。

  

可以看到,2018年12月2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最新印发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8年版)》明确规定,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得违反规定采用邮寄、互联网等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

  

而国家药监部门即便对非处方药的网售也强调线上线下一致原则。在《网络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和《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中,也都有禁止药品生产、经营者通过网络直接向消费者销售处方药的规定。

  

也就是说,从监管者的态度看,无论是否凭处方,商家向普通消费者销售处方药都是禁止的。

  

健识君查询发现,秋水仙碱片已经在各大电商平台下线,而人民网提到的另一款儿童毒性较大药品硫酸阿托品片,健客网等平台仍有相关信息,但已经无法直接下单。在人民网高调质疑之下,业界分析,相关企业,甚至整个行业或还面临一轮专项整治。

  

争议不断

网售处方药近万亿市场在突围

 

  

尽管网络销售处方药存在难以确保用药安全的痛点,但针对是否全面禁止网售处方药,业界仍有争议。

  

就在今年4月23日,针对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的分组审议中,即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提出异议,认为网售处方药不应该“一刀切”,可以列出负面清单,如麻醉类等药物可以禁止网售,感冒药等还是应该全面开放。

  

另有委员指出,在“互联网+”不断深入的前提下,网上医疗诊断也将日益成熟,更多进入人们的生活,网售处方药也是可行的。

  

事实上,由于网售处方药具有方便、价廉等优势,国家药监部门也曾一度想对网售处方药“松绑”。

 

2014年,原国家食药监管总局曾经就《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各界意见。其中就有接近网售处方药的条款——互联网药品经营者应当按照药品分类管理规定的要求,凭处方销售处方药。

  

结果这一条款,引发了全行业的地震。甚至有数十家连锁药店,以及近10家国家、地方级行业协会联名上书抵制。有行业人士分析,如果网售处方药放开,医药电商的市场容量将急剧扩大,至少4倍,总规模可达到近万亿元,将对实体药店形成巨大冲击。因此,此次联名上书也被认为是连锁药店的“市场保卫战”。

  

无论如何,此后公布的《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中,“松绑”变成了“互联网禁止销售处方药”。而其背后,人民网所提到的用药安全痛点起到了关键作用。

  

针对这一问题,有分析人士认为,网售处方药在今天网购已经成为社会普遍现象的情况下,恐怕已经很难通过简单的一纸禁令来解决。要解决其背后的用药安全问题,还是应该从打击非正规药品销售网站,以及落实主体责任、创新监管,通过完善电子处方和电子签名、大数据跟踪等信息手段加强监管来解决。

  

同时需要看到的是,随着越来越多连锁药店布局线上市场,昔日反对放开网售处方药的连锁药店大佬也改了主意。老百姓董事长谢子龙在今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倾向认为网上放开销售处方药是大概率事件。对此,他提出的请求是线上线下一定要同步,包括凭处方、执业药师的要求等。

  

而分析人士认为,经由此次人民网发文冲击,网售处方药相关主体的突围之路恐怕还会有更多曲折。

 

编辑:Hilary

(责任编辑:admin)